Category: Knowledge

一份中学水平的据说是台湾小学的语文试卷

看到一份台湾的小学语文试卷,感叹于出题者思考角度的新颖和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刻认知。如此考察,若学生的读书质量上不去,还真的不好过关。看过之后再想想我们所常见的试题,直白而浅显,对学生语文阅读量与语文能力的检测弱。这些题可供大家拓展思路,希望在语文学习或阅读的时候,要多一些思考,多一些知识间的关联,阅读思路会更清晰,对自我成长更有启发性。 试一试你能做对几题?答案的解释在文章后面的注释里。 ———————————————————————————————————————

Read more

学外语的最大益处是什么?

从小学习外语的最大益处竟然不在语言本身,而在于孩子智力发展方面。 -王青 现在中国孩子学外语(应该是清一色学英语了)的年龄越来越小,基本上是从胎教就开始了。各类幼儿园如果不打出个“双语”的招牌,差不多就没法出来招生了。可是对于各种幼龄外语班趋之若鹜的父母们有没有客观地、独立地思考过,孩子早早地开始学外语,到底有什么好处?有没有坏处呢? 第一条“有益于孩子认知能力的发展” 看起来似乎平淡了一点,象一句空话,可是我列出的选项里只有两条有足够的科研依据来证明命题的成立,这是其中一条,而且是唯一能够适合中国国情的一条。 相关的研究多出自于教育学领域,主要采用的是对比统计的方法,其数据或出自(美国等)学校系统的公开数据,或来自一些有设计、有控制的对比组实验项目,所有的研究数据都表明会两门或以上语言、或是很小开始学第二语言的学生各类标准化考试的成绩都比只会单一语言的对比组好。成绩的优势从三、四年级就开始显露,一直到大学入学的SAT考试都很明显,能够高出几个到二十个百分点,而且不仅仅局限于语言类的学科,在数学和其他科学等各个学科都有明确表现。 神经语言学方面的研究证明早期学习外语的孩子脑灰质密度明显增加。脑灰质负责人类包括记忆、话语、感官知觉在内的信息处理,灰质密度增加对于儿童的认知能力和智力的发展有极大的促进作用。这样,一个实实在在的结论可以得出,就是从小开始学外语,对于孩子大脑和智力的发展有极大的促进,进而可以帮助他们在今后的所有学习中取得更好的成绩。 第二条“能学一口地道的发音” 也是被研究证据所证明的。一个人所学的第二语言,只有在青春期开始之前(大约11-12岁)学的,才能不带口音。这一条,很多人可以从日常生活里观察到,包括汉语的各个方言,要想说的不带口音,必须在这个时间点以前。人长大了再更换生活地点,当地的方言就说不好了。从神经语言学的实证角度出发,基本可以判定过了这个时间点以后,语言中枢的神经末梢上覆盖了一层膜一样的物质,可能是这层物质阻挡了地道口音的习得。 可是地道口音这一条不太适合中国的国情,或者说不太适合外语学习的环境。大多数的相关研究,都是在“第二语言”的学习环境中进行的,比如汉语为母语的人在美国学英语,学习者处在目的语的环境里,周围都是地道的语音。而汉语为母语的人在中国学英语的环境,被称为“外语”学习环境,周围都是汉语,孩子老师和父母的英语口音本身就是个问题,因此也不能奢求孩子学出地道的口音。所以十分遗憾,这一条明显的益处在中国的语音环境里无法兑现。 第三条“学外语的路很长,早开始才有足够的时间学成” 这个命题就开始真伪并存了,要区别对待。一方面,学成一门外语要多长时间不好界定,但是一般说7-8年总需要。另一方面,到什么样的程度才算是学成了,这个也不好界定。如果看一下中国的现状,从大学生到大学教授,能够独立使用英语的比例极少,大多数显然没有“学成”。过分拉长学习的年头看来作用不大,更何况已经早到娘胎里开始了,还能怎么早呢?另外还有一类相关的研究结果表明,外语学习的成果不完全和时间的投入成正比,也就是说并不是学得越多效果越好的。 第四条“在人类大脑学习外语的时间窗口关闭前学成” 这个命题在科研领域是一笔糊涂账,无法得到有效证明。一般说来人类大脑有一个语言关键期,在2-12岁,错过了这个时期,语言学习就要有障碍,那些语言再也发展不起来的“狼孩”就是很好的证据。可是如果把这个“关键期”理论搬到第二语言学习里,就看不出一个明确的结论了。至少成年以后也可以学成第二语言证明了这个“关键期”似乎没有那么关键。但是这个命题恰到好处地迎合了目前中国“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么一个普遍心态,不但起跑不能输,还怕“窗口”关了赶不上趟,于是就快成了自己吓唬自己了,拼命给孩子提早开始,还要拼命加码。 第五条“小孩学外语不费劲,比大了学容易” 孩子不费劲,证据是什么呢?往往是一些很表面的现象给人的错觉。首先,孩子学习语音地道,这就给人一个印象他们容易学。其次年龄小的孩子,自我还没有形成,大人对他们的期望值低,一些很幼稚甚至不合适的语言现象,大人能够接受,不去计较,这样也显得孩子学习好像很容易,没有错误。但是孩子同时要学习成千上万的新知识、新概念,同时还要发展自己的第一语言,从大脑的负荷来说应该比大人更费劲。如果孩子学外语真的不费劲,那国内的父母们也就不用这个班那个班的送了,孩子自身就能像第一语言那样自己就把外语“捡”起来了。 第六条“孩子学习外语的速度快,能够尽快学成” 这是一条完全的伪命题,所有的科研结果都证明成人学习外语的速度和效率远远超过儿童,而且年龄大的儿童又比小的快。领域内的所有研究成果和统计数据全部都在支持这个结论,年龄小的组只是在语音反面有一点不明显的优势。成人成熟的认知体系、思维能力、背景知识、社会阅历,特别是成熟的第一语言系统使得成人的外语学习效率远远高过儿童。马克思51岁开始学俄语,而且很快学到了可以在图书馆阅读原文的程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从中国这些年外语教育的积淀来看,如果真是孩子学得快,现在这么早开始学英语,那么到了高中大学他们就不应该再为英语学习所困扰,应该都学成了。从成人在英语中的挣扎也可以反证在中国大大提前的英语学习年龄对于英语学习本身的改善不大。 我这里没有列出诸如“开阔眼界”、“更好地了解世界不同文化”这样一类的益处,这些是学习外语、特别是学成外语的好处,如果年龄大一些也可以学好外语,这些益处就不归从小早学外语所独家拥有,不在这里过多讨论。 最终的结论很有意思,从小学习外语的最大益处竟然不在语言本身,而在于孩子智力发展方面。有这样一条结论,就足以支持早学外语了。在外语要求十分薄弱的美国教育系统里,推动加强外语教学的科研佐证主要也就是这一条,但不幸的是近年来不景气的经济还是迫使美国学校大量地削减外语课程。反观中国,既然过早过多地学习外语并不能有效改善语言学习的效果,我个人就主张小学里的外语等同于“体美劳”课程就可以了。父母们也不必过于计较孩子在语言方面的细节,就当学个钢琴围棋一类的,有利于身心健康发展就足够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b9ef8e5010140pv.html

Read more

Kids from affluent families more likely in IP, GEP schools

Children from higher socio-economic backgrounds are more likely to attend Integrated Programme (IP) secondary schools and their affiliated primary schools, as well as those that offer the Gifted Education Programme (GEP). – Amelia Teng This was a key finding of a recent study that examined class stratification in schools and if students from different schools had different levels of educational […]

Read more

Developing Literacy Skills Through Storytelling

Storytelling is an act of love. Sharing stories connects us to each other. It can develop imagination and strengthen critical thinking skills. – Linda Fredericks Njoki McElroy, teacher and storyteller Storytelling is an act of love. Sharing stories connects us to each other. When I tell my story, it connects to your story. Several years ago, while presenting a workshop […]

Read more

母语与文化

不必担心儿童会因为接触不同文化而感到混淆。相反地,他们懂得分辨不同文化,并且从中获得乐趣。身为父母,应该让孩子多接触不同文化,更应该让孩子熟悉母族文化,让他们认同于母族文化身份。 -许振义 前两天在车上,女儿听到电台里传来一曲幽怨的小提琴声,冒出了一句“这是‘小姐’的歌。” 播的是《梁祝》小提琴协奏曲。我一想,没错。小家伙很喜欢中国戏曲中书香门第的小姐,而《梁祝》的中华风格勾起了她的记忆,让她联想到了戏台上这些千姿百态的小姐。她不懂得“歌”和“曲”的分别,脱口而出“这是‘小姐’的歌”,意思大概就是“这是中国乐曲”。 这并不偶然。 早在女儿出生之前,我就一直彷徨,将来跟她说话,是爸妈分头说英语、华语好呢?还是都说英语好呢?还是都说华语好呢? 朋友纷纷支招,意见纷纭,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后来我还是听从了“全华语”派,原因很简单——我国社会主要是英语环境,不怕孩子英语不好,反倒要担心华语不行。 女儿现在三岁半了。她七个月大时我们就把她送到托儿所,后来在那里接着上幼稚园。园里老师有华人,有马来人,以中英双语进行教育。我们在家跟她主要说华语,读故事书和看电影时就根据原文,原文是英语我们就用英语。这么三年多下来,逐渐地出现几个现象。 首先,她的母语是汉语,毋庸置疑。作出这个鉴定的依据并不是她先天的种族身份,而是她后天的文化身份。她从小就在一个以华语沟通,以华语思考,以中文写作,大范围、长时间接触中华文化的家庭成长。这就解释了为何她一听到《梁祝》音乐就自然而然想起戏曲中的小姐,很显然,她对这两个文化符号进行解析,发现其中的相通之处,并把它们连接起来。 英语对她来说肯定是第二语言。如果有选择,她会选择用华语对话而非英语。但是,与我的英语相比,相信她成年之后要强一些。原因很简单,生活的社会环境和语言环境不一样。我小时候应该是七岁上小学才开始学英语,而她从托儿所开始就用英语和老师、同学对话,还算流利。 但是,我对她的英语还是不很放心,主要是因为她受到新加坡式英语严重污染。我指的不是她的口音,有口音很正常,连美式英语、英式英语都有不同口音,不足为患。在我工作中,经常接触各色人等,中国人、日本人、马来人、印度人、越南人,什么人都有口音,但是,只要我英语足够好,就不难从不同口音中听出个究竟。如果自己英语不够好,听力不行,再要去译解带有口音的英语当然很吃力了。 我也不担心新加坡式词汇,因为词汇很容易掌握,也很容易修正。我担心的是语法上的污染,就是我们常见的将汉语语法套用到英语中。比如前几天她跟我说“Yesterday I got go to school”,这个我肯定受不了,马上得纠正。语法上的错误如果不及时修正,习惯之后就很难改了。 小孩完全明白“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会自动识别对象,跟邻居、佣人用英语,跟爸妈用华语。不但如此,而且经常拒绝用英语跟爸爸谈话,甚至在念英文故事书时也得用华语念,尽管这本英文书她已经熟得可以背出几句英语原文——因为她从情感上认定跟爸爸说话只能用华语。 我可以想象,如果我一开始就跟女儿说英语,那么,她现在一定拒绝跟我用华语交谈。当今本地社会上能用母语的场合已经不多,如果再失去家庭这个最后的母语堡垒,她就会在一个缺乏母语的语言环境中长大,很难想象能把母语学好。 我有一些中国新移民朋友,由于担心下一代英语不好,从小就跟孩子用英语交谈,到孩子十多二十岁时,发现华语不行了;对母语掌握能力的不足也直接影响对母族文化的兴趣和认同,他们当中有些人甚至对祖籍地失去好奇心。新移民尚且如此,本地人更不在话下。 儿童的吸收能力很强,归纳能力也很强。女儿有几次听到电台播放的音乐剧或古典歌剧,总会问我“是不是Cosette的爸爸在唱歌”。我爱看雨果名著改编的音乐剧《悲惨世界》电影,她经常一起看得津津有味,对此剧歌曲和情节十分熟悉,甚至能几乎完整唱出“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这首歌,尽管她根本不知曲词意义。因此,她听到其他音乐剧或歌剧时,触类旁通,就觉得是“Cosette的爸爸(《悲惨世界》男主角)在唱歌”。 因此,不必担心儿童会因为接触不同文化而感到混淆。相反地,他们懂得分辨不同文化,并且从中获得乐趣。身为父母,应该让孩子多接触不同文化,更应该让孩子熟悉母族文化,让他们认同于母族文化身份。 与西方世界的华人移民相比,我们是幸运的,但需承担相对的责任。他们在当地不是主流社群,也不是主流文化;他们为了融入当地社会,只能放弃自己的母族文化。而我们身处东方社会,无论华、巫、印族国人,我们的母族文化都是本地区主流文化。我们不必放弃自己的文化身份和认同,反之,我们有责任将母语和母族文化保住,才能保住自己的根,也才能保住社会的根。

Read more

Kids ‘affected by an adult’s response to situations’

An experimental study of pre-schoolers here – the first of its kind in the world – has found that an adult’s negative reactions to situations affect children’s motivation and confidence levels adversely. Conversely, levels improve slightly when an adult responds positively. NTU study shows adult’s positive or negative reactions have impact on child’s confidence – Amelia Teng The study, led […]

Read more
1 2 3 4 5 7